同一赛道“都市圈” 谁将率领西部崛起?

去年以来,国家级都市圈不断扩容。南京、福州、成都、长株潭、西安等都市圈相继获批,武汉、郑州、合肥、南昌等都市圈规划也“在路上”。近日,重庆都市圈获得国家批复,成为第六个国家级都市圈,亦是首个直辖市都市圈。

可以说,打造都市圈,符合从大城市到中心城市,再到都市圈和城市集群的发展逻辑,正在成为中国新一轮城镇化的重点发展方向。

粉巷财经注意到,在现有的六个城市圈中,仅西部地区就占据了3个席位。在都市圈改善交通、提升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建设下,西部“明珠”们也不再备受“吸血”争议,从而推动西部经济崛起。

都市圈在统一的协调规划下,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与周边城市协同发展,能够发挥辐射渗透能力,避免虹吸效应令周边城市发展乏力。

此外,都市圈能够通过地区优势互补达到经济共振,提升中心城市的能级,扩大都市圈、城市群的能量,从而实现中心与周边共享外部经济效应,提高整体经济发展水平。

改革开放以后,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分别以上海和深圳为中心,带动周边经济发展,在形成都市圈后产生质变,最后形成各有特色的城市群。而在西部大开发背景下,亦有三个都市圈值得留意,分别是西安都市圈、成都都市圈和重庆都市圈。

三大都市圈中,成都是最早获批的,也是国家批准的第三个都市圈。成都都市圈以成都为中心,与联系紧密的德阳市、眉山市、资阳市共同组成一个现代化都市圈。2021年,成都市GDP首位度上升0.53%,在构建都市圈上具有较高优势。

西安都市圈虽然在今年3月才正式获批,但早在2019年西安都市圈便有所规划。在都市圈建设上,西安构建“一核一轴、两翼三区、多组团”发展格局,以西咸为核心向周边城市进行辐射,将四市一区资源、要素在这个范围内互联互通,并辐射关中城市群快速发展。

重庆都市圈在日前获批复,跨省域划分都市圈,包括重庆主城都市区21个区和四川广安市,在发挥重庆直辖市的经济辐射作用时,川、渝也将推进“双核”联动联建和“双圈”互动。

能够看出,三个都市圈在打造区域经济的方向上比较一致,既能推动经济要素无障碍地流动,促进区域经济的联动发展,也能推动整个西部地区综合经济实力、资源配置能力、市场主体竞争力的大幅跃升。

交通作为连接城市的重要纽带,优先打造“轨道上的都市圈”是各大都市圈力求突破发展的重要一步,高铁、城际、地铁等轨道交通建设以及中小城市机场建设,目前已经成为都市圈建设的热点。

据粉巷财经了解,去年获批的成都都市圈将建设成都至资阳、成都至德阳、成都至眉山等市域(郊)铁路。目前,成都至资阳线去年已经开工,成德、成眉加快推进。

此外,成都还将打通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主通道,成都站扩能改造、火车南站站城一体综合改造,深化青白江国际铁路港、龙泉驿公路港与重庆港口的物流协作,打造成渝地区公铁水联运物流通道。未来,成都绿色出行比例将达到80%。

西安在交通层面,陕西省属铁路交通集团与西安市属轨道交通集团合并组建,成立千亿级轨道交通集团;西安东站正式获批、西安地铁1号线三期工程实现全线“洞通”、西安外环南段即将通车。

同时,西安加快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三期扩建,推动新建宝鸡、平凉机场及迁建天水机场等项目前期工作。同时,至2025年,西安将基本建成“米”字型高铁网,基本实现地级城市高铁全覆盖,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1000公里。

中国西部制造业发展研究所所长曾昭宁认为,都市圈交通先行就是实现人畅其行、物畅其流,促进生产要素加快流动,交通是推动都市圈高质量发展、辐射周边城市产业聚集的前提和基础。

“比如关中环线带动关中城市圈的发展,以及铁路、铁路,包括高铁辐射范围跨越到了关中之外的陕南和陕北,甚至能跨到周边的一些省区,形成了一小时通勤圈,未来都市圈辐射的经济圈也会越来越大。”曾昭宁表示。

随着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发展,城市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中心城市产业升级、与周边协同发展会进一步推动城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同时也为整个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动力和支撑。

对充满发展机遇和挑战的西部地区来说,三大都市圈将是提升整体经济实力的一次历史机遇。

“带动产业集群的发展、形成一个增长中心一般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虹吸阶段,将中小城市的人口和资源要素向区域内的大城市集中,加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先把自身发展起来。”曾昭宁向粉巷财经表示。

曾昭宁进一步解释道,第二个阶段就是带动周边概念,中心城市不断推动人才链和产业链的深度融合,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让外溢效应大于虹吸效应。辐射的形式就是通过市场化的分工,实际上就是产业集群的形式,也是发展都市圈的目的。

因此,三大都市圈的另一重点布局便是加速产业要素流动,带动全面的产业升级,撬动新的经济增长点,吸引周边人才与承接周边城市资源外溢,从而引领区域的全面崛起。

以西安为例,目前,西安“退二进三”产业格局基本形成,即将第二产业逐步迁至城市外围,尤其生产型和高能耗工业;将第三产业升级,主城区转向发展现代金融、商贸和服务业等。

本着产业集聚和产业集群的视角,一旦工业迁至三环之外就要有相对应的产业布局规划,例如产业园区、周边配套设施的规划等,实际上也是加速相关产业聚集以及重点产业“延链补链强链”的作用,最终形成产业集群。曾昭宁告诉粉巷财经。

此外,成都都市圈依托“三区三带”,加强产业分工协作,实施产业建圈强链行动,整合构建电子信息、医药健康等跨区域产业生态圈和重点产业链;重庆都市圈也将全面发挥辐射力、带动力,深化川渝合作,推动“双核”“双圈”积极互动。

可以预见的是,三大都市圈正是我国西部力量崛起的“发动机”,在各大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下,加快周边城市扩容提质,促进城市功能互补和产业分工协作城市间互相融合,最终将惠及整个西部地区的城市发展,形成特色鲜明、布局合理、集约高效的都市圈发展格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