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北海”的鄂霍次克海是如何被俄罗斯帝国征服的?

在中国古人的印象中,中国位居世界的中心。中央之国的周围,散居着一系列蛮夷之邦。如果再远一些,在大地的尽头,则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因为古人的地理概念很模糊,就以“四海”来形容四方的海洋。

古代的“四海”和现在的概念很不一样。南海主要指现在的东海和南海;东海指的是现在的黄海和日本海;西海的概念比较模糊,今天的青海湖、罗布泊、巴尔喀什湖、咸海、里海及其西边的海洋都泛称为“西海”。那么,“北海”指的是哪里呢?

在春秋战国时期,“北海”主要指渤海。到了汉代,随着汉帝国兵锋直指漠北,“北海”专指贝加尔湖。到了唐朝,随着贝加尔湖北边的骨力干等部族纳入帝国版图,贝加尔湖变成了“小海”,而“北海”又变成了鄂霍次克海。

按照《通典·北狄·流鬼》记载:流鬼在北海之北,北至夜叉国,余三面皆抵大海。也就是说,在唐朝时期,人们就已经知道了堪察加半岛在鄂霍次克海的北边,再往北就是楚科奇半岛。亚洲东北角的土著民族还向唐朝进贡,双方还开辟了贸易航线。

到了元朝,鄂霍次克海还叫“北海”,但它的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北冰洋。到了明代,奴儿干都司管辖的范围已经越过了外兴安岭,鄂霍次克海周围的使鹿部和使犬部,都被笼统地列入到北山野人女真。

从唐至明清,鄂霍次克海一直被称为“北海”,直到17世纪俄罗斯人到来之后,“北海”才变成了俄语版的“鄂霍次克海”。在这期间,俄罗斯帝国的边疆开发者们,主要依靠一群被称为哥萨克的群体进行拓殖。几十年间,他们从乌拉尔山一直向东穿越了5000公里,离太平洋只有一步之遥。

哥萨克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争取把第一个发现太平洋出海口的桂冠收入囊中。1639年,一名叫做莫斯科维金的哥萨克,完成了最后一步冲刺。

鄂霍茨克海是太平洋西北部的边缘海,位于俄罗斯的正东方,被西伯利亚大陆、勘察加半岛、库页岛和千岛群岛所包围。除了东南角一小片区域濒临日本北海道,这片海域被俄罗斯三面包围。

鄂霍次克海面积巨大,南北最长2460公里,东西最宽1480公里,总面积达158.3万平方公里,是渤海的20倍。鄂霍次克海的海岸线公里,但其中也不乏良港。海水北浅南深,平均深度821米,最深处3521米。

鄂霍次克海的海底经常发生地震,并形成破坏力巨大的津浪(地震海啸),最高可达20米。巨大频发的地震和火山活动,是该片海域的显著特征。

鄂霍次克海大部分海域处于高纬度,并且临近全球最强大的西伯利亚冷高压中心,又伸入亚洲大陆,使得这里的冬季严寒而漫长,有“太平洋冰窟”之称。鄂霍次克海的夏季温暖而短促,但只有两三个月没有海冰覆盖。鄂霍次克海年降水量400毫米-700毫米,由于湿度较大,海面上经常被海雾笼罩。

严寒、暴风雪、流冰、浓雾和巨浪,使得鄂霍次克海的航运条件极差。但复杂的海底地形、辽阔的海域和足够的水深,让这片海域成为俄罗斯弹道导弹核潜艇最重要的活动基地。

鄂霍次克海的南部,有著名的黑龙江和乌第河注入。黑龙江口的鞑靼海峡,往南沟通了日本海。乌第河口不远的位置,分布着我国古代最大的群岛——格布特群岛(尚塔尔群岛)。

鄂霍次克海周围广大地区,分布着楚科奇人、科里亚克人、勘察加人、尤卡吉尔人和尼夫赫人等,他们大都以渔猎为生。他们都属于通古斯语族和古亚细亚语族,自古与中国保持着密切联系。17世纪后,俄国人跨越万水千山,也来到了这里,决定性地改变了东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

1581年,沙皇伊凡四世派遣叶尔马克率领840名哥萨克越过了乌拉尔山,正式入侵西伯利亚汗国。1598年,西伯利亚汗国灭亡,预示着鄂毕河中下游地区落入俄国手中。17世纪20年代,叶尼塞河流域被哥萨克征服,紧接着又入侵了勒拿河流域。

1632年,哥萨克在勒拿河中游建立了重要据点雅库茨克,这里成为俄国在东北亚扩张的中心。雅库茨克距离莫斯科将近5000公里,但俄国人并没有为此停下脚步。以别尔菲利耶夫、布扎、伊凡诺夫、斯塔杜欣为代表的边疆搜集者相继闯入西伯利亚东北部。1648年,杰日尼奥夫首航白令海峡,成为闯入亚洲东北角的第一人,从而取得史诗般的成果。

除了东北方向,哥萨克还径直走向东方。早在30年代,哥萨克们就从雅库茨克出发,顺着勒拿河右岸的支流向南,陆续获悉了一些混乱的消息:东面有一片辽阔温暖的海洋,而在南边山脉的那一面,还流淌着一条宽阔壮丽的大河——奇尔卡尔河。

很显然,这条“奇尔卡尔河”指的是我国的黑龙江,南方的山脉指的是外兴安岭,而东方大海应该指的是鄂霍次克海。而当时的俄国人并不知道这些,新情报让西伯利亚当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支支探险队被派往了东方。

1637年,托木斯克督军为了向勒拿河支流维柳伊河流域的通古斯人征收实物税,以卡贝洛夫为首的40名哥萨克出发了。

为了方便维修火器和船舶,队伍中甚至还囊括了一些工匠和书吏。因为维柳伊河流域属于雅库茨克督军辖区,这支探险队并没有获得雅库茨克方面的帮助,因此他们最后与维柳伊河失之交臂。1638年春天,他们沿着勒拿河顺流而下,来到了右岸的大支流阿尔丹河的河口。

他们逆着阿尔丹河而上,用了5个星期的时间,十分艰难地利用撑杆、纤绳把船只上溯到了马亚河口,然后又从河口上溯了100公里。在这里,卡贝洛夫建立了布达里过冬地,然后向周围的埃文基人和雅库特人征收了实物税。

也正是在这里,卡贝洛夫一行人从土著居民那里,打探到在“奇尔卡尔河”下游有一座银山。在当时的俄罗斯,银子还是一种十分稀缺的资源,有关银山的情报让哥萨克们立马兴奋了起来。

1638年秋天,为了搜寻“奇尔卡尔河”和银山,卡贝洛夫决定向阿尔丹河上游派出一支哥萨克队伍,但因为食物匮乏被迫返回。

但哥萨克们并非一无所获,他们打探到在朱格朱尔山脉的东边有一片大海,于是他们开始酝酿着前往“奇尔卡尔河”的河口并寻找大海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一位名叫莫斯科维金的哥萨克脱颖而出。

1639年5月,莫斯科维金率领30名哥萨克踏上了寻找大海的征途。他们从布达里冬营地出发,往上游走了8天。河流湍急,哥萨克不得不使用纤绳和船篙前行。又经过8个星期,哥萨克来到连水陆地。在抵达连水陆地和山地险峻地段的瀑布时,哥萨克被迫扔掉了大船。

哥萨克乘坐两艘“小果奇”(一种平底木船),用时一周时间从马亚河穿过小河,最后到达乌利亚河的尽头。

不经意间,莫斯科维金一行人已经胜利的越过了朱格朱尔山脉的分水岭。他们乘坐平底木船沿着乌利亚河往下游漂流了8天,然后停留下来制造大船。最后用时5天,抵达乌利亚河注入大海的河口位置。

1639年8月,莫斯科维金率领哥萨克首次来到鄂霍次克海。带着咸腥味的海风,洗却了哥萨克一路征程的艰辛和烦扰,大家都兴奋异常。就这样,经过48年的不断拓殖,哥萨克们沿着无边无际的西伯利亚,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最终胜利到达了太平洋沿岸。而他们的背后,是被踩在脚下的面积达100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伯利亚荒原。

俄罗斯帝国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太平洋出海口,莫斯科维金居功至伟。在探险的过程中,莫斯科维金从随行的通古斯人翻译那里获得了更多的情报。他们告诉哥萨克,“奇尔卡尔河”又叫“阿穆尔河”,这是俄国历史上首次出现这一词汇。

莫斯科维金在乌利亚河口建造了据点,然后四处出击,探查这里的风土人情。他们发现这一地区物产极其丰富,各种鱼类应有尽有,而且个头很大,各种走兽也很多,尤其是貂的数量很多。毫无疑问,这里的物产比西伯利亚其它地区更为丰富,天然就是哥萨克进行拓殖的理想天堂。

哥萨克首先试图强迫乌利亚河流域的埃文尼人屈服,但埃文尼人拒绝缴纳实物税,而且向哥萨克发动了攻击,结果遭到暴怒的哥萨克的疯狂报复。

1640年春天,莫斯科维金又获得了新的情报。他从一名当地酋长那里知道,从该据点往南,沿着海岛周围居住着尼夫赫人(基里亚克人),他们饲养狗熊。在哥萨克到达该地区之前,有一群大约500人的达斡尔人乘船来到了乌第河。他们都留着大胡子,打败了这里的尼夫赫人。

达斡尔人居住在阿穆尔河两岸,那里良田遍布,鸡鸭成群,他们会酿酒、编织、纺线。他们那里有银矿,很富有。

这是俄国人得到的有关黑龙江流域最确切的情报之一,为了那里的财富,莫斯科维金决定冒险尝试一下。

他抓住了一名埃文尼人当做向导,然后沿着海岸线向南出发。他们先来到乌第河口进行考察,从当地人那里刺探到有关黑龙江及其支流结雅河与阿姆贡河的情报。然后绕过尚塔尔群岛,了解到岛上还居住着一些土著居民,最后到达库页岛北部。

在萨哈林湾西岸,莫斯科维金向南有可能还会进入到黑龙江口附近。只是由于粮食耗尽了,哥萨克不得不返回北方。1641年春天,莫斯科维金一伙人翻越朱格朱尔山脉,最终于7月中旬携带大量的“软黄金”貂皮到达了雅库茨克。

莫斯科维金的史诗性探险引起了轰动。根据他的描述,古而巴特·伊凡诺夫绘制了一张最早的关于鄂霍次克海的地图。与此同时,其他哥萨克也沿着不同的道路向着鄂霍次克海进发。

1641年秋天,奥伊米亚康城堡派出了一支由18名哥萨克和20名雅库特人向导组成的探险队,由哥萨克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卡列雷伊率领。他们沿着因迪吉尔卡河左岸的支流贵都孙河向上,跨越分水岭,来到了鄂霍塔河的源头。然后顺流而下,顺利抵达鄂霍次克海。

这条道路全长500公里,总共用时5个星期,是俄国人已知的从勒拿河流域通往鄂霍次克海最近的道路。

1647年,随着抵达鄂霍塔河口的俄国人越来越多,这里的过冬地逐渐成为了一个中心,鄂霍茨克城堡建立了。因为占据着关键位置,它很快成为鄂霍次克海的经济和政治中心。最终,这片海洋也被称为鄂霍次克海。

哥萨克除了在鄂霍次克海的南方进行活动,还把触手伸向了北方。为了征收实物税,哥萨克一再同埃文尼人发生冲突。哥萨克所到之处,遍地狼藉。

1651年冬天,著名的斯塔杜欣乘坐雪橇和滑雪从阿纳德尔河前往南方的鄂霍次克海。在品仁纳河流域,哥萨克遇到了一个新的民族——科里亚克人。

1654年4月5日,哥萨克在品仁纳河的支流奥克兰河附近,袭击了科里亚克人的村落。然后建造船只,从品仁纳河口沿着海岸线行驶到吉日加河口,他在那里建造了城堡,并在那里越冬。

1653年夏天,斯塔杜欣离开吉日加河口,继续向南行驶,到达陶伊河口。在这里,哥萨克建立了一座小城堡,并且顺利的征收了实物税。

1657年,斯塔杜欣离开了这里,前往鄂霍茨克。1659年夏天,他前往雅库茨克。然后在当局的指示下,绘制了一张详尽的地图。

至此,鄂霍次克海西岸已经被俄罗斯收入版图。17世纪末,十八世纪初,勘察加半岛的西岸也被俄国人占据。1856年和1860年后,随着大清帝国的衰落,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以及库页岛被割让给俄罗斯,中国彻底失去了鄂霍次克海。到了1945年,南千岛群岛被划归俄罗斯。

就这样,俄罗斯通过几百年来对土地的执着追求,如今除了北海道北部沿海,鄂霍次克海几乎全部被俄罗斯纳入到自己的内海。而哥萨克并不会停下扩张的步伐,他们又出发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