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王永炎院士用来预测疫情的中医运气理论是怎么回事?

昨天,从一位熟悉王院士的老师那里了解到,王院士最近几年来抛开杂事,一直在潜心研究运气理论。

在太阳系这重天内,各星球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各星球对地球能量炁(气)机的影响作用,基本的、核心的内容,就是五运六炁(气)。

“运”,本义是运转,是指能量的传输运动变化。天上星体的运转对于地球有能量的幅射和对流的交互作用。太阳系的各个星球之间,同样都存在着能量的辐射和对流的交互作用。“运”的年规律用天干表示,天干即是表明天的主干带动作用。

“炁(气)”是地球本身吸收和辐射能源的作用,反映为六种气候的推移。炁(气)的年规律用地支表示,地支即表明地球物理本身的支撑作用。六炁(气),包括天德和地炁(气)两大范畴,既有每年的在天之炁(气),还有与在天之炁(气)相对而阴阳相反的在地之炁(气)。所以,《周易•系辞上》曾经指出:“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在天,为天文,反映天体的运行;在地,为地理,决定着地球的大气候和局部气候;在人,为人文,影响人为人事,左右着常道与修身向非常道的转变。《黄帝内经•阴阳离合篇第六》指出:“阳(天)予之正,阴(地)为之主”。天赐予我们正的能量,这个“正”共形成仁、义、礼、智、信五种能量;而地的能量作为受体进行反馈,对我们的生命进行主导和养育,构成了五运的气场和能量场。

五运,也叫作中运或大运,因为来自天体的运行,所以称其为“大”。中,是对相对于银河系之天的总能量而论。大,相对于太阳系的能量流而言,五运能量源自于北极天的范围故为之大。以北极星为枢机的天穹中,六炁(气)在上,地炁(气)在下,其中有天德的能量和天地之间交汇的能量以及地球内释放的能量,三合为治,充分体现出老子所揭示的“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的规律。对于地面的具体影响,主要存在着三种因素的综合叠加情况。地炁(气)是地面之下的气候变化规律。相对于人体来说,人的地炁(气)就在体内的阴蹻和尻骨之中。天地通炁(气),地球内部本身是活的,我们的生命同样是活的;地球与天、与宇宙自然进行能量的交换,形成呼吸换气,人除了呼吸以外,也同样与外环境存在着能量的传导、辐射和对流。这些能量交换方式都是一致的。在人体内,精炁(气)神这些质理学的能量表现出天地之间的能量交换特征;而在自然界,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能量交换以及与其他几大行星的能量交换,也都是客观存在的现象。

这一古代幾学所慧观到的现象,已经被现代科学所验证。例如,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能量交换,在显态表现为磁力场的能量传递,而在质元系统内,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天德能量,是以太能量在起着主宰作用。而且,还以波韵型的韵动交换方式,构成了所谓的电场、磁场、光场、音场,其中最关键的交换方式是音,只是人们只能听声而难以闻音而已。

五运,是五德能量运行的周期律。是以五德能量物化而成的木、火、土、金、水五行之炁(气),概括一年春、夏、秋、冬以及长夏五个季节气象变化的总称,即木运、火运、土运、金运、水运。

《黄帝内经·素问·天元纪大论》说:“甲己之岁,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凡逢甲己年,为土运所统;乙庚年,为金运所统;丙辛年,为水运所统;丁壬年,为木运所统;戊癸年,为火运所统。

五运本身又有大运、主运以及客运三类不同情况。在六十甲子表中,天干与地支相配合,刚好是六十年完成一个运转周期。由左上角的甲子开头,到右下角的癸亥结束,构成一个循环周期。

大运,是主管每年全年气候变化的岁运。大运有太过与不及两种情形。太过,即主岁的岁运旺盛而有余;不及,即主岁的岁运衰少而不足。这两者情况都是指质理学领域所定义的天德和地炁(气)质元能量的多少与盛衰。

大运的推算方法,为天干配属五运,也叫天干化五运,即每两个天干化一运,这一方法推算出的结果,与命理八字的天干五合一致。天干化五运公式为:甲己合化土,乙庚合化金,丙辛合化水,丁壬合化木,戊癸合化火”。

依照这个公式,就可以推算出当年五运的大运。这个公式也可以了解自己出生那一年的大运,掌握自己的先天体质以及体内五运六炁(气)的态势。

大运值年,有太过和不及之分。如果天干为单数属阳,则为太过年。例如,甲午年的天干为甲,处于第一个天干属阳,为太过年。甲己合化土,所以甲午年是土运太过年。相反,天干双数属阴,则为不及年。如,癸巳年的天干为癸,处于第十个天干属阴,为不及年。戊癸合化火,所以癸巳年是火运不及年。其余皆可依此类推。

大运的太过与不及,反映气候偏盛或偏衰的特点。盛,即五运之炁(气)太过而有余。衰,即五运之气不及而衰少。当这一特点影响到人体时,臓腑经络就会出现与之相应的变化,人如果没有顺天而行,则可能发生疾病。另外出生年大运太过或不及,也会对胚胎的生长和发育造成影响。

根据人的出生年大运预测疾病,还需要掌握另外一种五运之炁(气),它既非太过,又非不及,叫做平炁(气)。凡是运太过而被抑或运不及而得助的,就是平炁(气)。

如戊辰年,戊为阳干,故火运太过;辰为年支,太阳寒水司天,水能克火,戊年火运太过,但被司天的寒水所抑,使火不会太过,便是平炁(气)之年。癸巳年,可依此类推。另外,当该年的大运与交运的日干或时干相合时,也是平炁(气)之年,如丁亥年为木运不及,如果交运的第一天的日干为壬,或者交运的时干为壬,也都是平炁(气)之年。平炁(气)之年,气候正常,对人体影响不大。

概括而言,五运之炁(气)有盛、衰及平炁(气)三种变化。平炁(气)可以对太过或不及进行调节,起到一种平衡的作用。

主运,是分别主治一年中五个季节时令的正常气候的岁气。全年分做五步运行,每运主一时,为一个运季,从木运开始,依火运、土运、金运、水运顺序运行,每运主73日零5刻(一昼夜共100刻)。

每年木运的起运,都开始于大寒日,岁岁如此。各运的特点与五行的特征一致,在各运主事时,其气候变化和人体臓腑的变化,也就表现出与之相关的五行属性。

主运分主于一年中五个运季的五运之炁(气),用以说明每年五个运季的正常气候变化,一般固定不变。

中国古人在研究五运时,还运用了纳五音的方法进行辩证。古人发现,整个宇宙是以“音”的玄曲韵动(振动)能量波态方式,维持着空间内各种物相的运动规律和秩序,所以中国古代很早就将纳音的方法,运用于五运六炁(气)学说之中。

当我们的修身实践不仅在自己体内求证出了音,知道了音是什么样子,而且在此基础上,逐步从能够听音上升为能够“观音”的时候,对于古代先圣们认识天象、认识五运六炁(气)的大智慧,就会信而不惑且自然认同了,因为到那时,我们自己也能够参与其中去发现“音”韵动(振动)的奥秘了。

在纳音方面,宫、商、角、徵、羽五音,从质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是指五种波韵质形结构“文”,属于音文质形结构,关系到能量的传递方式与形态,也就是与五运相互对应的五种运输模型。音韵的波有五音,五音的传导、辐射按照韵动规律而进行。我们应遵从先辈们从观察中得出来的结论,主动去进行执行和顺应,顺着五运六炁(气)的五种音韵波,来推进自己的修身,运用于体内的变化。其实,道德根文化教育开展经典诵读的真实目的,就在于在身内能够诞生五音波韵质形,从而与五运同步相应,实现“人法天”和天人合一。

用纳音的方法来辩证,甲年阳土,属于太宫,少徵生太宫,太角生少徵,所以,甲年的主运始于太角,终于太羽。戊年阳火,属于太徵,少角生太徵,所以,戊年的主运始于少角,终于少羽。

如,甲年大运为土运太过,属阳,所以,客运第一步为太宫,太宫生少商,第二步为少商;以此类推,第三步为太羽,第四步为少角,第五步为太徵。

总之,主运都是始于木角音,终于水羽音。具体是始于太角(壬)还是少角(丁),需看该年六炁(气)属太还是属少,按五步顺序倒推至初运木角便知。

客运,是每个运季中的特殊变化。每年的客运,也分为木运、火运、土运、金运、水运。客运是与主运相对应的一种能量,这二者互动起来才能构成完整的韵动和韵律,客运这种能量模式与主运一样也是历年不变的。

客运,则以每年的值年大运为初运,客运随着大运而年年变化。所以,客运与主运不同,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而是反映了动态的变化规律。天地之间的能量在相互辐射、对流过程中,因时间和空间点的不同会产生改变,客运就是符合银河系或者以北斗星为天这个空间的度、数、信的一种规律性,以及运用幾学中的喻析法、辟析法,产生计算方法和公式,再一体进行论证,反映出重要星系对于地球、太阳的影响和其他行星对地球影响,以及客运的参与作用。

客运说明一年中五个运季的异常气候变化,它以该年的大运为初运,五行相生,太少相生(太生少,少生太),分五步,运行及每步的时间与主运是相同的。如果想精细掌握这方面的内容,则需要深入系统地学习古代记载当中的一些口诀和歌诀。这里略举一二:

六气,即风、寒、暑、湿、燥、火,各见五行特征。由于暑和火基本属于一类,所以一般不列暑与火,而是把火分为君火和相火两种。同时,以三阴三阳来概括为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太阳寒水。

《黄帝四经·姓争》:“夫天地之道,寒涅燥湿,不能并立。刚柔阴阳,固不两行。两相养,时相成。居则有法,动作循名,亓事若易成。若夫人事则无常,过极失当,变故易常,德则无有,不当。居则无法,动作爽名,是以戮受其

六气是指十二地支的周天所布,十二地支刚好构成一个圆周,两两对冲而形成五行。这种两两对冲,就像钟表上十二点与六点的位置一样,相互对应。

六气五行,是中医最重要的核心理论依据,十二地支即标志人体的十二经脉,同时,这一理论也是修身明德“圣人之治”用以治人事天,“型”于五行五德的重要理论指导。只要深入研究就可以发现,这一理论的运用范围,其实可以遍临地球上的一切事物。

主气,主司一年的正常气候变化,即每年各个季节气候的常规变化。主气一年分六步,分主于春、夏、秋、冬二十四个节气,一步主四个节气,每一步为60天又87刻。每年从大寒日开始为初之气厥阴风木,之后依次为二之气少阴君火,三之气少阳相火,四之气太阴湿土,五之气阳明燥金,六之气太阳寒水,年年不变。

客气,是各年气候上的异常变化。它同主气一样分风木、君火、相火、湿土、燥金、寒水六步,每步也是60天又87刻。不同的是,主气年年固定不移,客气却年年有转移,只是名称略有不同。主气只管每年的各个节序,而客气除了主管每年的各个节序外,还可概括全年。其中,主管每年上半年和全年的客气称为司天之气,为三之气;主管每年下半年的客气称在泉之气,为六之气。客气中除司天和在泉之外,其余四气统称间气。

客气按流年地支左旋(逆时针向上)顺移三阴三阳之位,也就是天气下降,地气生升,反应的是螺旋运动的升降不同。

厥阴(一阴)→少阴(二阴)→太阴(三阴)→少阳(一阳)→阳明(二阳)→太阳(三阳),每十二年轮转一次。

如甲午年,年支为午,每年子、午之年都为少阴君火司天,少阴为二阴,所以下一步为三阴,即太阴湿土,第三步为少阳相火,第四步为阳明燥金,也是在泉之气,第五步为太阳寒水,第六步为厥阴风木。

客主加临,是将每年轮值的客气,加在年年不变的主气之上,以五行生克规律为原则综合起来比较分析气候变化的规律及其对人体的影响。加临的方法,是将司天之气加于主气的三之气上,将在泉之气加于主气的终之气上,其余四个间气依次相加。

主客的顺逆总以客气为主,客气胜过主气为顺,如客克主、客生主、君位臣三者为顺;相反,如主气胜过客气为逆,如主克客、主生客、臣位君三者为逆。因此,顺者叫相得,主气候无大的异常变化,影响人体发病时病情轻而缓;逆者称不相得,气候变化很大,影响人体发病时病情急而重。客气与主气如果相同,也为相得,但须防其亢盛。

《黄帝四经》:“生有害,曰欲,曰不知足。生必动,动有害,曰不时,曰时而倍[天地无私无欲之生之动则无此患]。动有事,事有害,曰逆,曰不称,不知所为用”。

五运与六炁(气),是天德地炁(气)的运炁(气)之动。“动有事”,“动”本身只产生相对应的人事,而并不会直接生害于天地本身。但是,人如果不知道五运六炁(气)对修身治世应用的原理和作用,在人事上丢失了治人事天,不是与天地同频共率地对称互动,而是逆天而行事,与天地的运炁(气)规律法则不相匹配,那么危害与损害也就会随处可见,比比皆是。

所以,对于五运六炁(气)的运用,首先要抓住根本。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社会严重丢失了治人事天的规则,造成了尽管社会物质条件越来越好,但是人们的精神问题却越来越多的状况,这就是一种背信。这也就是《黄帝四经》中所说的“时而倍”“曰不时”“不知所为用”,人类社会乃至每一个人,都是在不明天德地炁(气)为我所用、为社会所用的“不知”当中,“倍”而“逆”地生存着。

运炁(气)学说的研究内容,是天德地炁(气)能量质理学中炁(气)与候的变化,对社会治理、生命治理以及疾病的发生和发展所产生的影响,因而对于修身、创业以及社会各方面的治理,都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